心態「歸零」再出發

文/謝美玲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助理教授

因應長照人才的需求增加,衛生福利部從2021 學年起推動家庭專科護理師(Family nurse practitioner, FNP) 培育計畫,「進階健康評估與實驗」課程是慈濟大學護理研究所規畫FNP 必修的3P ──身體評估(physical assessment)、病理學(pathophysiology)、藥理學(pharmacology)] 科目之一。FNP 面對的照顧族群以社區住民及居家個案為主,執業場域有別於醫療機構,須單獨面對個案及主要照顧者進行健康問題的評估及處理。面對個案主訴身體不適時,詳細的病史詢問及身體評估成為找出問題的重要方式。為落實課程與實務場域的應用,內容規畫除結合專業學理講授、案例討論、評估技術操作外,期中、末還須參加客觀結構式臨床測驗(OSCE),是學生倍感壓力的課程之一。

秀花雖在工作多年後重拾書本再次扮演學生角色,但對問題探究的好奇心仍舊不減,有問題會想辦法尋求解答。有一回收到她傳來訊息分享,為了對心臟瓣膜解剖位置更了解以便進行聽診評估,特地找來豬的心臟建構立體想像。此外,在照護病人過程中如果有遇到身體評估的相關問題,會主動找老師分享及討論。面對期末OSCE 測驗結果不如預期來找我討論時,表示:「成績其次,重要的是希望能夠知道自己的問題加以改進,因為是機構負責人,有正確的觀念才能指導同仁。」主課老師可以理解學生全力以赴但表現結果卻不如預期的挫敗感,除了聆聽秀花的想法及感受外,為了協助解決疑惑,特地安排實作的機會,進一步確認身體檢查技術的執行過程。評估完成後,進行雙向交流一起釐清問題。事後收到她傳來的回饋訊息──「親愛的美玲老師,我今天以為您找我只是要說明評分結果的內容,但是您竟然還安排了SP……一早親自整理環境,親自指導我,我真的超級超級感動。謝謝您解答我的疑惑,真的很幸運能成為您的學生!」更令人欣慰的是,她除了應用習得的身體評估技能進行居家病人照護外,還因覺察得宜及時挽救丈夫血管阻塞的緊急狀況,落實學用合一的精神。

研究所的學生大多是在職的護理人員,具備多年實務年資及照護經驗,臨床經驗豐富的情況下,在面對個案狀況時,稍不慎便容易落入以個人經驗解決問題的迷失中。也可能因豐富的歷練,在面對他人對處理方式調整提點時,不自覺地仍以主觀意識作為判斷的依據,影響他人所提中肯建議的採納程度。因此,經常鼓勵學生在面對個案問題時,能抱持著「歸零」的探索態度,實事求是,按部就班地進行資料收集及驗證,如同在臨床發現病人生命徵象儀器監測失準時,需要重新進行「Zero」校對以便獲取病人的正確數值般,很開心看到秀花在自我反思的回饋中提及心態「歸零」的重要性。

從事護理教育二十餘年,感受到專業學習「教、學、訓、用」合一的重要性,學校教育與臨床實務能夠無縫接軌是期待下的理想成果。護理人員身居守護生命的第一線,若具備紮實的專業知識及技能,能夠及時敏銳察覺到個案病況的改變並採取處置措施。深知生命一旦錯過便難以再重來,在教學過程中期許自己盡量兼顧應注意的細節,培養學生抱持正向學習態度的初衷未曾改變。常聽到學生跟我說,因為感受到老師做每一件事的用心,如果不認真學習會覺得對不起老師,哈哈! 原來老師們的用心也是提升學生學習動機的重要驅動力。然而,嚴謹的要求難免導致部分學生無法理解的負面觀感,慶幸的是,有些學生日後在面對臨床困境的挫折時才能深刻體會到當初老師嚴格要求的用心良苦,給予遲來的肯定回饋。因為明白要引導學生抵達的專業彼岸方向,面對學生毀譽摻雜的評論總能一笑置之,循循善誘因材施教原就教師的本分事,唯恐一鬆手生命便在不經意的輕忽中流失。

培育的FNP 畢業後大多需獨立進行病人居家照顧,不可控的病況變化及資源有限的住家環境,考驗著FNP 的專業能力及應變機制。身體評估知能如同隨身寶,攜帶著聽診器、筆燈、叩診鎚……深入案家,長照專業的展現一定非同凡響。《禮記.學記》:「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站在學習的初始點看待事情,用單純的心面對已知與不知,相信每一段學習之旅都能有著柳暗花明般的驚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