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上手的魔法

文/辜翊玹 大林慈濟醫院10B 病房護理師

六月鳳凰花開的時候,宣告著人生將有下一趟新旅程,只是這次並非歡喜地迎接下一個新的校園、新的學期,而是向成為專業護理人員的目標前進──護理師執照考試。畢業典禮當天,我的心始終懸著,畢竟順利畢業只是具備應考資格,尚未成為真正的護理師。最終,我得以進入臨床護理界,貢獻自己的新鮮肝臟。

專科剛畢業的我,沒有選擇進修,而是直奔臨床接受挑戰,雖說「安居不必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相比之下我更想貫徹「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精神,於是隻身來到大林慈濟醫院血液腫瘤科病房工作。

但我卻在報到前夕確診新冠肺炎!本來即將進臨床工作就已經有點緊張了,居然確診,讓自己除了緊張,又是一陣心慌,怕自己的確診隔離造成醫院、單位及家人的各種困擾,又拖延了時間,幸好只晚了一週就解隔到單位報到。

新人90 天,內心崩塌再重建

在進行新人課程時,我以為會是各種艱澀難懂的專業科目及臨床表徵,殊不知,在前輩們的經驗及建議下,得以接受新人調適壓力的相關課程,例如:正念及其他紓壓訓練,讓我在新人時期同時學習心靈調適及支持的方法。如果當初沒有那些課程,也許我的新人時期真的會無法承受工作上帶來的壓力。

原本想像血腫科病房會是安靜祥和、步調緩慢的樣貌,但正式踏入單位後發現,病房充斥各種聲音,且步調並不慢。在單位見到自己的臨床教師後,就開啟了我人生中最難熬的新人90 天。對我而言,這是一段內心經過崩壞再重建的旅程,深刻體會到現實與理想的差距;除了照護病人的一般常規工作之外,行政或資訊系統的操作需要花時間去熟悉;若是病人安排檢查或是手術時,要詳細的向家屬告知檢查及手術前的準備,也要和檢查室、手術室達成共識,在被通知時還要聯絡輸送人員等等……

臨床教師學姊告訴我,獨立後,這些事都要我自己處理,我只感到惶恐及不可思議,我知道最大的原因是我自己心態上還沒準備好。

還記得那時的我,每日早上六點半就會到單位,對當日的病人進行疾病及住院期間的了解,但時間往往不夠用,到了下班時間還沒開始寫護理紀錄,所以等寫完離開單位時都已是月亮高掛的時刻。返回宿舍的路上,懷疑的聲音不曾停止。因為我是隻身來到大林,身邊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尋求慰藉的對象,此時看見仍在求學的同學們能繼續在課堂上嘻笑打鬧,並因為各種奇葩理由請假或放鬆的訊息,非常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為什麼要放棄還能以學生身分享樂的機會。

阿長主動關心,化解新人憂

這90 天裡想離職的念頭不斷出現,護理部督導及單位護理長都會主動關心我們這些新人的適應狀況,「報喜不報憂」是我的習慣,所以我都沒有表達出我的煩惱。

鵑瑜阿長常常主動找我會談,在過程中利用自身經驗來引導我,該如何在一些技術或是做事技巧更加有效率,又有效益。

隨著時間的流動,我發現有時能慢慢的本能反射或聯想到一些常規的措施,和單位的學長姊及同期的新人也漸漸有交流,產生了默契。

突然開竅,漸入佳境

記得有一個假日上班,需要向值班的專科護理師匯報病人的狀態,但我一接起電話,腦袋瞬間空白,支支吾吾的,專師完全聽不懂,但她沒有任何的憤怒情緒,反而詳細的教導我該如何進行匯報。那次電話之後,要進行匯報時,我會先在腦海裡進行一次演練,再開始敘述,因而得到了稱讚,給我很大的信心。

自此,我好像開竅了!一切像有了魔法一樣,工作漸入佳境。

事後鵑瑜阿長跟我說,專師特地稱讚了我的表現!

老子曾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未來總是充滿著未知,讓人感到疑惑、擔心、期待,感恩這一路上引導的學長姊、阿長,想必他們新人時期也或多或少與我有著類似的際遇,能夠感同身受,以善的方式對我進行教育及支持。

很感謝鵑瑜阿長所帶領的10B 團隊,因材施教,即使新人犯錯是難免的,但阿長會就事論事,理性客觀的告訴我們,整件事情的癥結點及如何預防、改善。我會盡力持續保護這股善的循環,輔導協助即將進來單位的學弟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