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意念護理 投入重症心靈富足

文/郭孟軻 台中慈濟醫院第三加護病房護理師

「我也不清楚未來想做什麼,不然就讀護理吧!」只是一個單純對未來還很迷茫的情況下隨意起的念頭,殊不知自從畢業後至今已在臨床工作了八年多的時光,目前仍在第一線持續照護著重症病人。

認識一群小夥伴 五年美好求學時光

護理的求學之路並沒有那麼的困難,雖然有著專業的生理學、解剖學、藥理學、病理學、細菌微生物學、且還有細分內外科、精神科、產科、兒科、公共衛生等等的專業知識技能有學習,但是課本上的知識只要研讀熟記,老師稍加重點提示,考上護理師執照並非多數人說的那麼艱難。也很幸運在五專的時候遇上一群志同道合、一起發瘋的小夥伴們。一起翹課出去玩耍、老師點名時替對方PASS、考試前一起重點筆記、討論報告時的爭論、為了出去玩還製作專屬於我們的團服,我們還有好多好多的回憶存在。五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也足以讓我們了解彼此,雖然說讀護理科系的性別比例確實還是女性居多,但是真正的友誼與性別無關,直至今日小夥伴們還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後來大家也順利畢業考上執照,因為居住地的因素或是繼續求學的關係,後來的我們就說了再見,各自往各自的未來前行,只要有休假或是閒暇時間,不管多遙遠我們總是想盡辦法的相聚,也感歎科技的進步,遠距相聚時,視訊畫質愈來愈好了!

成年的驕傲 半工半讀念完二技

五專畢業後選擇繼續求學,之後來到臺北獨自生活了兩年,才發覺讀書是一件簡單又好難的事情。

因為不願意自己已經成年了還繼續向家裡拿取生活費,索性以半工半讀的方式,一邊在醫院工作一邊讀書。

這時候才發現,時間根本不夠用,恨不得一天有48 小時。擔心上班太累導致上課遲到,擔心上班沒有多餘的休假可以準備各個科目的考試及報告,就這樣一晃眼兩年過去,也順利畢業。

回臺中投入重症護理 教學的困難與滿足

迷惘過、思考過也與家人討論過,最後選擇回到家鄉臺中工作。剛好有兩三個讀書的小夥伴們在台中慈濟醫院工作,最後選定了台中慈濟醫院上班。第一志願就填寫加護病房,也順利錄取開始上班。

在重症單位工作後,一待就是將近五年,從需要被學姊教導常規、重症學理的我,現在變成我來教導學弟妹,感覺很奇妙,也體會到教學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教學,不是把講義或技術流程表給護理新人們就好。護理的這份工作有關病人身體安全,在知識不足或是技術不熟練的情況下,很容易發生病人安全事件,導致的後果最可怕及嚴重的是一條生命的消失。所以所有的知能及技術都需要一項一項的去教導、去查核、去反覆的回覆示教以及如何去跟團隊們溝通。只要是有關於護理工作的一切,都需要逐一教學,說實話這是一件極大的工程,也很容易讓人感到心靈上的疲累。遇見很會融會貫通、舉一反三的新人,看見他們在臨床上的照護會倍感欣慰;遇見耿直、腦筋不懂轉彎、不願意去增進專業知能的新人,真的會讓我倍感無力,卻又必須想盡辦法去讓這些新人了解這份工作所承擔的責任是什麼、喚醒他們的學習心,找出他們的問題點去做修正,然後再次反覆檢視是不是有所成長。這一步步,沒有想像中的有趣跟簡單,需要耗費大量的精神及時間,製作專屬於每個人的一份教材。可是不能否認,當自己教導的學弟妹有所成長的時候,內心的滿足及成就感是騙不了人的,是金錢也無法衡量的快樂感。

在重症單位照護上也是需要經驗上的累積,一步一步學習且不恥下問。第一次面臨病人要急救時,我也是驚慌失措,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傻不隆咚的站在一旁,只能看著其他學長姊開始做急救。第二次、第三次面對急救狀況時,回想起第一次的場景,知道也許自己能夠做到通知醫生、做氣管內管的備物、準備人工甦醒球、抽急救藥物、推電擊器到病室、當執行心肺復甦術的人或是當作紀錄的人等等這些事情。雖然不熟練但是至少不是當路障而去延遲病人的救治。直至今日從一個不知道可以做什麼的人變成面對急救狀況時是號令同仁的的leader,這些都需要經驗上的層層累積。

難忘加護病房辦喜事

因為工作單位的屬性,常遇見生離死別的場景,但也有溫情場面。我們病房照顧的李先生,與女朋友相愛多年卻一直沒結婚,之後確診惡性直腸癌,積極治療後仍不敵癌細胞擴散的速度,因休克來到加護病房,治療過程中病情反反覆覆,精神好的時候能夠筆談,狀況差的時候升壓藥物一直在往上增加使用。某天他用筆寫下他這輩子最遺憾的事情,是沒有給女朋友一個名分跟一場婚禮。知道他的想法之後,我們聯絡了相關的人員,除了原先的醫療團隊外,另外還請社工、安寧個管師一起討論怎麼樣可以完成李先生的心願。最後與家屬討論過後,請戶政事務所的人員前來協助辦理登記,也努力的把病室裝飾得喜氣洋洋。在李先生的姊妹及醫護團隊的見證下,完成了他的婚禮。那是我看到從他住進加護病房以後笑得最燦爛、最有溫度的笑容。李先生也寫下他的喜悅以及滿滿的感謝。

在重症病房,除了搶救生命以外,有時候病人的心靈或是家屬的情緒感受也會是我們護理的重點之一。治療,不單單只是救治病人,有時候是因為我們受過專業的訓練,可以清楚明白有些狀況真的是回天乏術,可是家屬們不知道,有些疾病來得就是那麼突然,幫助家屬們面對這些傷痛也會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或許能給予的只是一段言語、一個握手、一張衛生紙,但這樣的小舉動或許正好給了他們繼續向前的動力。

回想當初投入護理只是想混一口飯吃,給自己一份餓不著的工作。不知不覺卻也在護理工作中投入了快十年的時光。護理是一個勞心、勞力的工作,但是有時候看見病人在自己的照護下慢慢恢復健康,學弟妹在教導下逐漸成長茁壯,那是一種心靈上的富裕及滿足,也是現在持續在臨床工作的動力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