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出自己的小宇宙

文/柯瑀婕 台中慈濟醫院9A 病房護理師

鳳凰花開時,我的人生也宣告著將前往下一個旅途停靠站。思考著該前往哪裡呢?在學校臨床實習的旅途中,我曾迷茫,因為我深知自己並非是個熱情且有毅力的聰明人,又聽聞學校學姊分享護理臨床是高壓高強度的環境,對於自己是否有足夠能力及堅定的心去面對臨床的挑戰,忐忑不安。畢業後在家人與朋友的鼓勵下,雖然帶著不安的心情,我還是大步邁入台中慈濟醫院,成為9A 病房的護理新鮮人。

現實工作的手忙腳亂,信心漸失

初到單位,見到自己的臨床教師後,就開啟職場的第一道門,讓我體會到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除了要學病房常規工作,要花時間熟悉操作資訊系統,病人要檢查或手術前,要詳細說明檢查或手術前的準備,接送病人要聯絡傳送人員等等各種工作細節;而我需具備批判性思考去分辨輕重緩急,決定處置的優先順序;但我會因排山倒海而來的處置顯得手忙腳亂,尤其神經內科特殊檢查較多,會不確定該先做哪一種。加上公務手機會不定時響起,代表著將有新的任務。我非常害怕手機鈴聲響起的那一刻,很容易打亂我手上的工作步調,而且打亂我的思緒,時間已經不夠用了,萬一自己反應慢導致病人延誤治療進而傷害到病人,那該怎麼辦?

自己兩三個月後真的可以獨當一面?完全無法想像,我沒有信心。

記得錯誤,不被錯誤困住

本來就擔心自己不適合護理工作,又聽到成績優秀的同學紛紛離開護理職場的消息,心裡真的會想放棄。焦慮不安的情緒在新人試用期的最後一天,也就是我獨立工作的前一天,到達了崩潰閾值!交完班後在討論室,我內心的小宇宙爆炸了、天塌下來了,淚水止不住,潰堤了。

阿長、學長、學姊和護佐姊姊都跑來問我怎麼了,然後每個人都給我支持,說著他們新人時期也是這樣過來的,不斷的安慰我。

記得我第一次執行化學治療,雖然施打前資深學姊已經再三教我施打步驟及注意事項,當我鼓足勇氣執行動作時,電話接二連三地響起,在執行一個動作的空檔接起電話,掛掉時,一邊想盡快完成病人的化療裝置,一邊想著待處理事項要先做哪些,腦筋突然一下子模糊成空白,此時學姊出現,神救援!看著學姊冷靜且快速統整混亂,將待辦處置一件件解決掉。但我已經當機,遲遲回不了神,交班時也講得七零八落,讓接班學姊一頭霧水。

曉惠阿長看我不在狀況內,主動找我會談。她沒有責備我,而是先釐清狀況,一邊教我分辨手邊事情的輕重緩急,說明處理的先後順序。阿長強調:「妳要記得錯誤,但不要被錯誤困住!」

阿長看出我把自己的內心小劇場,埋頭在內心小宇宙責怪自己,她開導我,要繞出自己的小宇宙,抬頭看看開闊的大宇宙。跟阿長聊過之後,我覺得有點信心和底氣,或許我是有能力獨立做好護理工作的。

求助不丟人,互助為病人安全

例如,阿長教我如果同時間要處理兩件急事,不要孤身奮戰,而是要及時「呼救」,請求支援,因為我們整個單位是一家人,何況每個人都會有不會做或來不及的時候,不要只是怪自己而不好意思求助他人,這樣不但事情做不完做不好,也間接讓病人曝露於風險中。

這世上沒有事情是一蹴而就的,隨著時間過去,我發現遲鈍的自己熟悉了一些常規措施,和單位學長姊也漸漸有默契。雖然自己面對突發狀況仍有不足,也會克制不住慌張,三不五時出現想逃避的心情,但至少現在我知道該怎麼向同事求助,當同事有難時,也能伸出援手幫忙。

我告訴自己,從挫折中學習成長,才是更為重要的!

歷經過這些挑戰,哪怕只有一點點進步,來自周遭的肯定讓我更堅定,繼續邁步走向前,迎接護理未來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