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距離感的傳承

口述/陳育暄 台北慈濟醫院外科加護病房護理師

小時候總聽家人說護理工作是鐵飯碗,以後不怕沒飯吃,所以雖然我對護理不是特別感興趣,仍選擇進入護專就讀。2015 年,震驚臺灣的八仙塵爆發生,我正在台北慈濟醫院實習,老師看我的表現不錯,便讓我去照顧塵爆病人。那是一名很年輕的男生,身體的嚴重傷害使他變得很憂鬱,而我在旁邊陪著他,替他加油打氣。過程中漸漸發現,其實護理沒有我想像的無趣,我的陪伴可以帶給病人很多幫助。

我的興趣是急重症照顧,但五專畢業後,我到住家附近的醫院病房工作,那間醫院規定新人只能去一般病房。在那裡,一個護理師要照顧八到十個病人,我才第一個月就增加到八個病人了,每天早上六點到單位,不是給藥就是在應付病人和家屬,連坐下的時間都沒有,等到真正能坐下來打紀錄通常已經是下班後了。就像個給藥機器般,天天都晚上八九點才回家。我離開那家醫院後,在朋友介紹下,2016 年來到台北慈濟醫院外科加護病房。

作學妹的後盾

在我們單位,帶一個新人三個月就會讓他獨立,換成帶另一個新人。俐伶是我帶的第二個新人,她剛到單位的時候我正在念在職專班,非常忙碌,一個星期有五天要上班、兩天要上課,完全沒有休假,加上那時沒什麼教學帶人的經驗,常常沒辦法控制情緒。同事們也都說我很兇,因為他們大老遠就會聽到我在「唸」學妹。

一開始帶新人沒什麼好方法,我想起以前學姊曾經給我她自己的隨身碟,裡面放有她上過課的PPT 和講義,於是我將這份珍貴的資料加上我過去的手寫筆記傳承給學妹,希望對她有幫助。

俐伶是個很活潑開朗的學妹,不管是因為我說過的事情沒做好被罵,還是做得不錯被誇獎,她都用笑笑的表情跟我說:「好!是的,學姊。」那時我心裡想的都是:「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所幸她進步很快,才兩個月就可以放手讓她自己照顧兩個病人,我只需要從旁提點。每天下班後,我也會抽空陪她檢討一整天發生的事情,並聽聽她的想法。

當加護病房的病人病況好轉,我們就要將他們轉到一般病房,病房護理師不免輪流問加護病房護理師一堆病人的問題。我雖然先跟俐伶講過這樣的狀況,給她心理建設,但她還是覺得壓力很大。因此前兩個月都是我帶著她一起過去,在她慌亂或不知道怎麼回答時幫忙,兩個月後才嘗試讓她獨自去其他病房交班。

每次俐伶轉送完病人回到單位我都問她:「還好嗎?有沒有被問倒?」她總笑著回我:「沒問題,很OK !」讓我很放心。如果她超過20 分鐘還沒回來,我就會打電話詢問狀況,給予協助。

讓我陪妳想辦法

幾年前罹患癌症的姊姊在手術前昏迷,緊急裝葉克膜救治。我那個時候還沒有照顧葉克膜病人的經驗,但曾聽學姊說這類病人預後通常不好,因為不知道昏迷多久、腦部缺氧多久,要是缺氧超過五分鐘就有很高的機率成為植物人。那時主責醫師跟我們開了家庭會議,社工師也介入了解我們的想法,最後決定讓姊姊撤除葉克膜,不痛苦地離開。

姊姊的事讓我知道,原來家屬可以跟醫療團隊討論,一起做出一個大家能接受的決定。我來到台北慈院外科加護病房之後,遇到這類病人,就更有切身感。

帶著俐伶照顧這個三十出頭歲裝著葉克膜的病人,家屬很難接受這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變故。我想起了姊姊,於是讓俐伶請來社工師了解家屬的想法,並請醫師召開跨團隊會議,由醫師說明病人的狀況,在清楚積極治療的利弊後,病人的太太調適好心情,決定撤除葉克膜。這是俐伶第一次遇到這種病人,當下不知道能做什麼很正常,可是在我講完她可以做的事情後,她也從中明白做這些事情的意義。

在俐伶成功度過三個月可以獨立之後,某天我正在照顧病人,阿長跑來跟我說:「妳知道妳學妹提離職嗎?」我嚇了一跳,想不出來是哪個學妹,因為兩個學妹都適應得很好啊。後來阿長才跟我說是俐伶。我滿腹疑問,怎麼可能是她,她看起來很開心啊!

「可以看看有什麼事情是我們能幫忙的,但是不要直接下一個離職的決定,妳的學習狀況很好,就這樣放棄前三個月的努力很不值得。」我很誠懇的跟俐伶這樣說。原來她是不好意思告訴我她的皮膚狀況,但是實在太不舒服,才會想要先離開一段時間。最後阿長幫她安排醫院看診,讓事情圓滿落幕,俐伶也不再提離職。

樂觀又願助人 新芽讓人驕傲

有一天俐伶一大早就來跟我說她的病人有點奇怪,我陪她去看了病人,的確是說不上來的怪,看似魂不守舍,眼神有點渙散,可是叫他都會回應。我跟俐伶說:「妳先跟專師講有這個狀況,我們再多注意。」她也很積極地一直去看病人,可是沒想到才過了幾分鐘,病人就心跳停止。

俐伶被嚇壞了,病人的病程進展惡化太快,令她打擊很大,不斷自責。我安慰她:「我有陪妳一起去看病人啊,但有時候病人的狀況就是沒辦法預期,何況我們還是ICU,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真的不知道。只要盡力做好我們該做的就好。」漸漸地,她的心放下了。說實在的,俐伶實在很旺,臨床的一些困難狀況剛好在她的班發生,次數已經超過我這幾年碰到的事情了。幸好,我們都從中學習成長。

我對自己的期望是跟直接輔導的學弟妹有很好的感情,不要有距離,遇到狀況可以討論,就像我和帶我的學姊一樣。俐伶不但好教,個性又樂觀,而且不管自己有多忙,只要大家在忙,她就會放下手邊的事情去幫助別人,也因此很多學姊誇獎她「很棒又很好相處」,我都很替俐伶高興,因為她徹底融入了SICU(外科加護病房)這個大家庭,看著她成長,我覺得我可以大聲地說:「俐伶讓我很驕傲!」(採訪整理/廖唯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