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說愛

文/潘盈潓 台北慈濟6C 心蓮病房護理師

在學時期,學校灌輸護理的理念多數都是去治癒及攻克致病因子,在踏入臨床前我是完全認同的。直到進入臨床後,看到了無法被治癒的疾病、違背意願的醫療、無法擺脫的痛苦、沒有品質的活著,我開始思考「這就是我想要的護理嗎?」、「如果是我也願意這樣過完最後的人生嗎?」

後來為病人照會安寧共照師,工作上因而有互動,她告訴我:「當疾病已無法治癒時,讓病人及家屬最終可以得到有尊嚴、品質、減緩不適、面對善終的身心靈照護尤為重要。」聽完後我毅然決然地來到心蓮病房,事實證明這就是我所期盼的護理工作。

來到心蓮病房從事緩和安寧照護之後,我經歷了許多溫暖的人、事、物,見證了從依依不捨到最終的安心放下。陪黃奶奶的過程,我覺得是我體現安寧照護的最佳成就之一。

黃奶奶的症狀是結腸癌末期、失智合併被害妄想,尤其懷疑子女要害自己。剛開始照顧黃奶奶時,她非常排斥我,而且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她的子女不理解為什麼媽媽變得如此陌生,甚至抗拒他們的接近,也很怪罪自己沒照顧好媽媽。

黃奶奶入住心蓮病房,我們協助抽腹水、討論用藥、使用芳療、按摩協助緩解她的不適症狀。

我們引導黃奶奶的兒女們多花些時間在醫院陪伴,教他們幫媽媽身體清潔、翻身、餵食、按摩等,維持舒適,或許是相處的時間夠長,黃奶奶對於兒女們不再嚴重的排斥。某天我從病床拉簾外看到黃奶奶抱著女兒,女兒輕撫黃奶奶的背,我的心中充滿暖意。

後來黃奶奶病況走下坡,我開始引導黃奶奶與兒女們互相「四道人生」:道謝、道歉、道愛、道別;黃奶奶說出她真實的感受:「我最愛我的一雙兒女,感謝我的人生裡有他們。」、「我很感謝兒子、女兒在我生病時候的照顧及陪伴,不後悔自己將孩子帶大,現在成家立業的他們,是一個母親的驕傲……」

那段時間女兒也回應:「謝謝媽媽撫育我們長大,對不起!以前我們都只顧著自己的家庭,當妳忘記我們後,才發現原來我們沒有好好照顧妳,我們真的很愛妳,希望說這些話不會太晚,在最後的日子裡,我們都會陪在妳身邊的。」聽起來平凡的話,卻觸動了我的心。

我想到我們家是傳統的從不把愛說出口,直到有一次我參加演講結束後,打電話給我的雙親,那時我以為說「愛」會很困難,但當電話對面說了一句:「喂?潓潓嗎?」我便不由自主地說了句:「媽媽,我愛妳!」那頭的聲音突然哽咽了一陣子,媽媽回我:「我也愛妳!」我便了解到「愛」並不難說出口,也不需要恥於說出口,愛便是要勇敢說及做出來!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或無常哪個先到來。

所以,我的安寧工作中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鼓勵病人和家屬勇敢說愛,把愛化為行動,讓人生的最後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