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心蓮送溫情 Thank You, Palliative Care Lotus Ward Tzu Chi Parents

文/連羿婷 臺中慈濟醫院心蓮病房護理師

一年半前從花蓮慈濟科技大學畢業後,來到臺中慈濟醫院心蓮病房服務,許多人問我為何一畢業就選擇投入安寧的領域?覺得這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未免太沉重。但我認同「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每個人對新生命的到來充滿期待和喜悅,然而親人即將離世卻不知如何面對,我希望透過安寧的照護理念,提供有尊嚴和生活品質的照護,帶給正面臨生死議題的病人或家屬更深入且實質的陪伴。這是我所嚮往的充滿溫度和深度的護理。

「這裡有水煎包,還有媽媽自己煮的紅豆紫米粥,趁熱來吃!吃飽有體力再繼續工作。」「來到這裡工作一切適應嗎?一個人來外地工作很不簡單,有什麼心事都可以跟媽媽說喔!」這是在心蓮病房熟悉又親切的聲音,更是我剛出社會離鄉背井來到臺中工作後,感到特別窩心和溫暖的陪伴者──癌關志工,醫院的癌症關懷志工。在校期間就有懿德爸媽的陪伴,更驚喜的是出社會後仍有癌關志工的關心,讓我在心蓮病房感受到如同一個大家庭,有許多如同家人般關心的志工陪在我們身邊。

記得我第一次面對病人即將往生,周遭的家屬都感到哀傷不捨,我年紀輕也缺乏經驗,內心焦慮無措,癌關志工看見我的不知所措,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交給我。」後來我和家屬把病人移到交誼廳後,癌關志工請所有家屬圍在病人周遭,帶領他們唱誦〈懺悔文〉與〈四弘誓願〉,唱誦過程我發現家屬都專注在其中,原本哀傷的神情、緊皺的眉頭也慢慢舒展開來,病人原本急促的呼吸音也愈來愈平順,後來病人就在我們齊聲唱誦佛號的祝福中圓滿往生。「爸爸在笑耶,他已經沒有病痛了,爸爸謝謝您,我們永遠愛您!」病人的子女放心了。我接著引導所有家屬輪流在病人身邊,牽起他的手、抱抱他並引導向病人最後道謝、道愛、道歉、道別,帶領家屬一起遺體護理,最後深深地向病人一鞠躬,感謝他讓我有緣可以照顧他,成為我的生命導師。

透過這第一次的經驗,我了解到,面對病人即將離開前的那一刻,我們要帶領家屬先安己心,病人才安心。

「我好想吃一碗熱騰騰的沙茶拌麵……」因病倒路邊被送來我們病房的街友廖大哥這麼說。癌關志工得知後,立即像魔術師一樣變出一碗沙茶拌麵端到廖大哥面前,他吃得津津有味也很感動的說:「謝謝您們,我因為年輕誤事而入監獄服刑,所有家人都離我而去。」癌關志工回應:「我們這裡所有人都是你的家人啊!所以你不是一個人!」因為有癌關志工的體貼和無微不至的關心,讓病人得以安心。廖大哥吃完拌麵,隔不久,病房內響起美妙輕鬆的音樂旋律〈快樂的出帆〉,又一位癌關志工吹起陶笛,廖大哥跟著音樂唱了起來,連帶想起年輕時的事,眼角不禁流下眼淚,接著開口說起他生命中的點點滴滴……

媽媽怎麼了,為什麼她一直睡覺都不起來跟我說話?」十歲的宥宥一直大聲哭喊著。癌關志工選擇繪本《我永遠愛你》念給宥宥聽,宥宥說:「以前媽媽每天都會跟我說她愛我……」癌關志工問他:「那宥宥有沒有跟媽媽說『我愛妳』?」宥宥說:「有啊!我永遠愛媽媽!」經過癌關志工的持續陪伴,宥宥漸漸了解媽媽的狀況,甚至隨時會離開他。癌關志工再帶著宥宥閱讀《風到哪裡去了》,告知他:「死亡其實是很自然的,就像風一樣,以不同的方式存在。」後來癌關志工到宥宥家為媽媽捻香時,宥宥主動分享:「慈濟阿嬤,我覺得死亡是很自然的事喔!」這句話出自十歲的小孩口中,真是令人驚訝。原來,大人小孩都需要正確的生命教育觀念,透過志工示範,才知道繪本、繪畫、牌卡等媒材都可以運用。

臨床護理工作有時會特別忙碌,尤其是在安寧病房裡總是遇見更多的生離死別的場面,每個家庭的狀態都不盡相同,除了病人身體上的照護,更多他們的心理和靈性方面需要有人去理解、同理和陪伴,這部分因為有一群默默付出、身懷絕技的癌關志工們穿梭在病房之間,心蓮病房這一刻聞到一股香噴噴的咖啡香,下一秒出現美妙悅耳的音樂聲,又不久可能聽到肅穆莊嚴的頌佛聲……感謝志工爸媽們一直無私地奉獻己長,用心深入陪伴每個家庭,還關心著我們臨床上所有的醫護人員,餵飽我們的肚子也療癒我們的心靈,實在是足甘心。有您們,真幸福!